评论:法医题材剧不应只有猎奇案件展示

  • 时间:
  • 浏览:0

《清道夫》中正在工作的女法医

法医题材剧不应非要猎奇案件展示  

[国剧观察]

网剧《法医秦明2:清道夫》(以下简称《清道夫》)因此 上线一段时间。客观而言,画面质感和专业上的严谨程度,相比第一部因此 有所提升。因此 ,出于对现代法医工作的好奇,观众对第一部还特别新鲜感,因此 在这两部国产网剧播出间隔中,又看得人日剧《unnatural》(《非自然死亡》)的观众,对《清道夫》因此 就不想像对第一部没法宽容了。

法医剧应传达出创作者意图

不得不说,观众的审美的确是能没法来越快提高的。比如看得人了《妙手仁心》、《白色巨塔》、《实习医生格蕾》的观众,国产医疗剧《外科风云》就非要当感情的一段话剧消遣。而相对远离大众视野的法医题材作为职业剧,真是同理。

职业剧不言而喻吸引人,就在于它能满足观众对某个陌生领域的好奇,也统统它的职业性——有区别于这一 职业的行业规则、职业门槛和专业技术。因此 法医职业的特殊性,该题材剧情往往会更多加入悬疑、解密的元素,主线是案情,而不想是职场菜鸟一路逆袭的老套路。日剧《unnatural》真是并没法很出人意外的神编剧,老老实实走的是悬疑职业剧的路线,每集完会有俩个单独的案情,主角统统普通的法医从业者,通过有俩个个悬疑案件的侦破,讲述日本社会的温情和残酷面。

从立意上,《清道夫》就输了。这一 部出显 的“清道夫”角色,类事于电影《心理罪之城市之光》里,阮经天主演的变态杀人犯原先的角色,也类事于随后大结局的另一部国产网剧《骨语》中的终极boss韩启明。不管是“清道夫”、“城市之光”还是韩启明,玩的完会“以暴制暴”的游戏,臆想在法律之外成为有俩个城市的审判者、正义的最终化身。因此 前两部影视作品中,同样有着胡搅蛮缠的脸谱化媒体形象。

是完会很老套?或许编剧都没法意识到,用原先的反派,被弱化的完会“法医”的职业社会形态,统统本应该通过有一每人个及物和社会案件传达出的创作者意图。

聚焦社会那些的间题要警惕脸谱化

看看《unnatural》是为啥会 塑造人物的吧!石原里美饰演的美琴坚持着法医的职业操守,无论多么穷凶极恶的凶手完会依托法律手段将其绳之以法,而看似冷漠的中堂医生,才是更容易被感性驱动的人。他主张私刑,因此 他不相信国家刑罚的作用。记录员久部的角色也颇有意思,他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观众的视点,从一随后结束不理解法医机构UDI指在的意义,到这一 点承认并从心底里尊重法医这一 职业。

而看得人《清道夫》因此 播出的前八集,观众会不由自主地去猜测,“清道夫”是谁?真是太难猜,我甚至在那个角色出显 的第有俩个镜头就能判断出来。因此 呢?有俩个个血腥但无须僵化 的案子,能看得人的非要丑恶人性,欲望、报复、宣泄,什么都没法。

相比之下,《unnatural》里基本上每个案件水落石出后完会着深刻的社会反思,比如中学生帮助同学自杀后,策划出的“直播杀人”,用意在于反思校园霸凌;被消防员父亲视为“无用”却在火场中救人牺牲的儿子,不仅用法医学“洗刷”了“冤情”,更反思了人在社会评判标准下的多向度。

编剧聚焦社会那些的间题,但对社会那些的间题的呈现应该警惕脸谱化,哪怕在反转中反思和解构公众的刻板印象。尤其关乎司法案件的题材,私刑和法律,感情的一段话与伦理,才是非要动摇的核心。说实话,甚至不去评判演员的稚嫩演技,单是立意这一 项就能给《清道夫》不及格。

职业剧需有更高的价值导向

尽管职业剧完会科普专题片,一味讲专业知识会非常枯燥。因此 ,统统有观众两部剧看下来,对法医究竟属于哪个系统管辖、通过那些途径入职完会清楚。比如《骨语》、《清道夫》里的女法医完会说指派就指派,《清道夫》还暗示着女法医陈诗羽是个关系户。而《unnatural》一随后结束就强调UDI是有俩个独立的组织,也适当地在剧中体现了和司法部门的关系以及资金来源等。UDI的同事们往往也分工明确,主刀的、化验的、拍照的各司其职。因此 无论是在案发现场还是在解剖室,完会一套严谨的操作系统线程池池。

尽管秦明的原型在接受采访时说过法医工作中对戴口罩、穿那些衣服等并没法太严格的规定,但看得人《unnatural》的系统线程池池化操作,难免会让观众真是国产剧暗含失严谨。与其让观众越看越迷糊,不如大方通过角色来一段话我国的法医学科和职业面临的那些的间题。就像《unnatural》里,无数次提到日本法医学的发展困境在于,日本是发达国他家遗体解剖率垫底的国家之一。

总之,因此 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真的想拍出打动人心的职业剧,靠案例的堆砌是远远缺乏的。因此 要看这一 ,普法节目类事《今日说法》的真人真事完会更充足翔实?职业剧源于职业,优秀的职业剧更需要有超越性的价值导向。

□林中路(媒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