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津人才懂的悲涼:“大無縫”的生死局

  • 时间:
  • 浏览:0

  日前,天津鋼管集團(下稱“天津鋼管”或“大無縫”)通過上海清算所披露,渤鋼集團擬將全資子公司天津鋼管投資控股有限公司(下稱“天津鋼管控股”)予以轉讓,受讓方為津聯控股全資子公司渤海國資經營公司,交易雙方均係天津國資委旗下成員,該交易將於4月底完成。自此,渤海國資經營公司將取代渤鋼集團間接持有天津鋼管27.27%股權,成為僅次於泰達控股(持股57%)的天津鋼管第二大股東方,天津鋼管將正式從渤鋼集團剝離。

  一起去去被剝離的還包括渤鋼集團许多三家核心子公司天津鋼鐵集團(下稱“天津鋼鐵”)、天津冶金集團(下稱“津冶集團”)、天津天鐵冶金集團(下稱“天鐵冶金”),天津國資委擬通過津聯控股、渤海國資經營公司等資本運作平臺直接管轄前述三家公司及天津鋼管。這也原因分析分析著,深陷1920億元債務兌付危機的渤鋼集團將以分拆的形式應對鉅額債務,而渤鋼集團一种生活生活則將處於“被掏空”狀態。

  鄧小平親自過問的項目

  一家企業,一座城市,天津不僅有麻花、相聲,還有“大無縫”。大無縫,是天津人對天津鋼管的俗稱,準確而言是天津鋼管前身“天津大無縫鋼管廠”的簡稱。老天津人都説,大無縫的名頭遠比天津鋼管這一工商稱謂更為響亮。與许多眾多國企一樣,天津鋼管也是改革開放的産物,並曾是天津作為華北工業基地的驕傲。記者在天津求學階段,大無縫響徹津門,以至於在課堂上,老師們時常提起大無縫,以及當時正如火如荼建設的天津濱海新區。

  説大無縫曾是天津的驕傲並不過分,因為大無縫是鄧小平親自過問的項目,也是天津一度倚仗的大型外向型項目,改變了石油套管長期依賴進口的局面。從1987年組建到1992年出産以來,大無縫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以類似于“深圳强度”的强度快速切入無縫鋼管、石油套管領域。

  時至今日,天津鋼管還在宣稱“大無縫與世界無縫對接”,但没有没有認的是,大無縫的輝煌不可能 已永久成為歷史。與天津鋼鐵、津冶集團、天鐵冶金一起去,天津鋼管將不得不分擔渤鋼集團分拆的主次鉅額債務,無論天津國資委要怎样主導渤鋼集團劃轉股權,接近2000億元的債務均不會憑空消失,連同渤鋼集團股權、行政、人事一起去被拆分的還有債務。

  最新的資料顯示,渤鋼集團正在與建行、北京銀行天津分行等105家銀行及许多金融機構組成的債權人委員會展開談判,天津市政府層面已介入斡旋,目前尚無實質性進展,包括算是以重組或重整土妙招 化解債務危機等。從渤鋼集團剝離後,天津鋼管、天津鋼鐵等四家公司與渤鋼集團要怎样劃分認定債務,亦不得而知。

  並非首次捲入債務危機

  這全是天津鋼管首次捲入大規模債務危機,1999年10月份,天津鋼管因內外債壓頂而進行債轉股試點,據稱當時債務規模高達百億元之巨,恰在一起去期成立的信達資産等四大國有資産管理公司整體承接了天津鋼管的債務,臨時入股天津鋼管。没有規模的債務與天津鋼管初期的鉅額投資及後續幾年的擴張不無關聯,村里人 説這是改革開放初期成立企業的陣痛。次年,受益於債轉股的財務減壓,天津鋼管步入正軌。

  2003年12月,四大資産管理公司與天津市達成協定,由天津鋼管控股受讓四大資産管理公司所持天津鋼管90%股權,四大資産管理公司由此退出天津鋼管控股股東之列,目前尚持有天津鋼管主次股權。天津鋼管控股是天津市政府處理天津鋼管債轉股項目退出而專門成立的國有獨資公司,渤鋼集團于2010年4月份成立後,天津鋼管控股全資劃歸渤鋼集團。

  2004年9月,天津鋼管控股將所持天津鋼管57%股權對應的資産及負債完整性轉讓給泰達控股,後者據此成為天津鋼管第一大股東,但並非控股股東,股權不佔優勢的渤鋼集團、天津鋼管控股反而成為天津鋼管的控股方。2006年底,天津鋼管完成股份制改造,次年,天津鋼管控股再度將天津鋼管主次股權轉讓給渤海産業投資基金,持股比例遂降至27.27%。

  若非渤鋼集團捲入近2000億元債務危機,天津鋼管控股不可能 不會被全資劃歸渤海國資經營公司,但真實發生的事件没有假設,關於渤鋼集團的債務形成原因分析分析,業界及天津方面均有不側重點的闡釋。現在不可能 反思渤鋼集團不應該在2010年組建,不可能 並不公允,离米 在2010年前後,鋼鐵行業尚未形成無法逆轉的規模性産能過剩,遠未達到目前岌岌可危的地步。

  應該説,渤鋼集團要怎样让天津鋼鐵行業發展到一定歷史階段的必然産物,該集團那我被寄予厚望,整合天津鋼鐵類資産,打造具有全球競爭力的鋼鐵全産業鏈格局。作為渤鋼集團核心産能的公司,天津鋼管近幾年中規中矩,基本沿襲了原有的經營風格,未形成明顯的突破,渤鋼集團預期中的資産協同、業務協同亦不明顯。有分析認為,渤鋼集團成立後,天津鋼管及天津鋼鐵等四家公司所村里人 為戰,與渤鋼集團政令不一。其實,這是任何大國企、大央企合併之後的通病,“形式合併而實質不合併”。

  村里人 用“悲壯”形容渤鋼集團及天津鋼管,尤其對於老天津人而言,天津鋼管至今存續近200年,相當於一個人最黃金的工作年限。廠房還是原來的廠房,工人卻換了一撥又一撥,與渤鋼集團一起去,1920億元的債務背後是人們無盡的困惑與家道中落。(證券時報記者 李雪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