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動中的民辦教育發展格局

  • 时间:
  • 浏览:1

柴純青,21世紀教育發展研究院研究員,長期從事民辦教育研究工作,出版了《成功學校管理健康智慧》等著作。

摘要:307年,民辦各級各類教育機構的數量和在校學生數量繼續發生變化,反映了不同教育政策的影響。民辦義務教育階段學校發展狀況表明,我國免費義務教育政策給農村民辦學校帶來不同的命運,而受生源等因素影響,城市民辦學校也出现萎縮。然而,次要省市出臺了令人鼓舞的民辦教育政策,期待民辦教育體制有更大的突破。

關鍵詞:民辦教育 民辦學校 地方性法規 政策

308年,受一系列政策因素的影響,民辦教育總體發展平淡,民辦教育機構和學生數量的變化繼續延續307年的變化趨勢。與此一并,在308年政府工作報告中“鼓勵和規範民辦教育發展”的要求下,次要省市制定了以“鼓勵”為主的地方政策,與但会 省市民辦教育政策的退步形成了對比,呈現“此消彼長”的變動格局。

一 307年民辦教育的發展變化

(一)各級民辦學校在校生數

據教育部公報,307年全國共有各級各類民辦學校(教育機構)9.52萬所(不含民辦培訓機構2.23萬所),比上一年增加了0.2萬所。各類學歷教育在校學生達2583.30萬人,比上一年增加270.48萬人。各類民辦教育機構和在校學生數量的情況見表1。

表1 307年全國基礎教育階段民辦教育的情況

資料來源:《307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306年的比例是根據《306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計算得來的。

307年,普通高中階段的學生人數比306年減少1.76萬人,在校生數佔全國普通高中在校學生人數的比例為9.75%,比306年減少0.1個百分點。但会 各學段的在校學生人數全部都是增加,其中,幼兒教育、中等職業教育和民辦高等教育的增長最快,分別增長了2.73個、1.77個和2.45個百分點。

(二)各級民辦教育的變化態勢

為了觀察近年來民辦教育的變化態勢,我們以307年的數據為基數,計算303年以來民辦教育機構數量、在校學生數量的增、減情況。

從統計資料需用看出,307年民辦幼兒園數量比303年、304年、305年和306年分別增加了22116所、15416所、8816所和2190所,也就说 我保持連年增長的態勢。而在園兒童的數量307年比303年增加了388.52萬人,此後同樣連年保持增長。

表2 303年以來民辦教育的變化態勢

説明:303~306年數據係與307年數據的比較,“+”、“-”分別表示當年數量比307年“增加”、“減少”的數量。

資料來源:《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歷年教育事業統計公報》。

另外,民辦中等職業教育機構的數量和在校學生數量保持持續增長。307年民辦中等職業教育機構的數量比303年、304年、305年和306年分別增加了1216所、965所、581所和39所,保持連年增長的態勢。而307年中職在

校學生人數為257.54萬人,比303年、304年、305年和306年分別增長178.16萬人、147.6萬人、103.4萬人和54.91萬人,同樣保持連續增長,總體上與國家近年來支援中等職業教育發展有關。與前些年相比,306年的增長幅度更高,主要由于是,在國家全面推進免費的義務教育政策後,民間教育投資的重點越来越来越快向職業教育和幼兒教育轉移,而但会 普通民辦中學也著手調整辦學方向,向中等職業教育轉型。

民辦高校保持平緩增長。但会 類型民辦高等教育機構數量的持續減少,表明公辦高校擴招和有頒發學歷文憑資格的民辦高校的增加所帶來的影響。民辦培訓機構不斷減少,與近年來培訓市場中不斷出现的兼併和收購有關。一并,各地整頓規範民辦培訓機構的辦學行為,就说 我培訓機構被取回辦學資格,一定程度上也減少了培訓機構的數量。

民辦小學、民辦初中經歷了305年的增長高點後,不斷下降,這與全國範圍內推進免費義務教育相關。比民辦初中和小學晚一年,民辦高中學校的數量在306年達到增長高點,隨後進入下降階段,307年比306年減少了145所,這次要與高中生源高峰逐步回落有關。伴隨而來的,是307年民辦高中的在校生比上一年下降了1.76萬人。

(三)實現學生數量增長的民辦學校類型

從表2需用看出,與307年相比較,303年以來義務教育階段民辦學校數量實際呈不斷下降的趨勢,但在校學生的數量卻逐年增加。這表明,民辦學校單體的規模在擴大,即平均每所民辦學校的在校學生數量增加了。简直是這樣的話,需用認為,“民辦教育整體走弱”的判斷过低基礎。然而,這還需用詳加辨別和論證。

我們觀察到,有兩類民辦學校是實現在校學生增長的主力:一是那先 辦學時間長、品質較高、具有區域品牌優勢的民辦學校;二是各地的“名校辦民校”(公辦名牌學校舉辦的“民辦學校”,俗稱“假民辦”),後者机会起著更加重要的作用。

一個典型的例子,是廣州市從306年連續三年實行的民辦初中“聯考”制度。這些民辦初中,絕大次就说 我名校舉辦的民校。306年,“13所民校首次聯考,國有民辦初中得到了熱捧——錄取比例達至10:1”,308年,這批學生的考試成績很符闔家長的預期,“在全市中考總均分前十強中國有民辦學校佔了六席”。到308年,有16所這類民辦初中實行聯考。“據悉,今年16所民辦初中聯合招生,提供了300多個學位,吸引3萬多名小學生投考,錄取率已從最初的10%提高至13%”。在廣州的示範效應下,廣東南海市的“名校辦民校”于308年也實行了“統考”。

二 民辦學校的“此消彼長”

受多種因素的影響,民辦學校的整體格局在不斷發生變化。308年,主要的特徵是不同區域、不同類型民辦中小學校的“此消彼長”。

(一)不同縣域民辦義務教育學校有不同的命運

304年左右,縣域範圍內的農村民辦義務教育有較大發展。據學者觀察,隨著中心城市學齡人口減少,“民辦學校的舉辦者逐漸把眼光投向二、三類城市,包括中西部地區的城市、東部地區的地縣(區)級城市等”。如到306年,河南省縣及縣以下農村的民辦普通中小學佔民辦中小學總數的86.9%,在校學生佔總數的87.14%。不同縣域所制定的民辦教育政策表現懸殊,形成了不同的面貌。

勞務輸出大縣和國家級貧困縣——江西余幹縣308年共有13所民辦中小學,在校學生2.47萬人;其中中學生佔全縣中學生的1/3,公立中學每3名學生便有1名去了私立校。而公辦中學相應從同期的20所減少為5所。這與該縣從303年起減輕財政壓力,大力推進發展民辦教育的優惠政策有關。在農村義務教育免費新機制實施过后,余幹縣的民辦學校已經佔據了發展優勢地位,免費政策對他們影響不大。儘管這一現象被評論家認為是財政投入嚴重过低的結果,但民辦教育實現大發展卻是不爭的事實。

但会 ,更多的縣域內,農村民辦學校大批退出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