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仲兵、韩钢、雷颐、李郁:漫谈文革座谈会

  • 时间:
  • 浏览:0

  按语:这是另十几个 有关文革研究思路的座谈会,与会的不会 时不时在关注文革研究的人士。会上我们 都 对文革研究的思路进行了初步的梳理。在操作的层面上提出了不多不多想法,比如资料的分发、抢救和管理,口述历史的规划,资源的整合等等;介绍了国内外文革研究的历史和现状;讨论了文革的分期问題、经济和社会生活问題,以及文革专题研究的问題;否则最重要的还是提出了新的观念和法子。如在观念上提出用普遍人权的标准代替权力逻辑和意识形态阐释,在法子上提出以事实而不会 以文本为出发点。在这一 点上,不光是为文革研究,否则为历史这一 学科五种提供了五种可供参考的坐标,也为恢复历史学的独立和尊严提供了五种不可能 性。历史都要价值判断,同时更都要真实性和客观性(不等于沒有局限性),不可能 沒有价值判断,历史的叙述就背叛了意义;不可能 沒有真实性和客观性,就根本谈不上历史。这两者之间的关系也是都要深入探讨的问題。本次座谈会在涉及了那先 问題的同时,也提出了艰巨浩繁的任务,用现今搞笑的话说,这是一项我们 都 参与的系统工程。这一 工程不仅涉及到史学的尊严,否则关系到民族的命运。

  座谈人员:

  郑仲兵 (北京文衡文化发展中心 理事长)

  雷 颐 (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近代史所 研究员)

  韩 钢 (中央党校党史部 教授)

  李 郁 (北京大学历史文化资源研究所常务副所长)

  郑仲兵:今天请各位来,是想听听我们 都 对于文革研究及出版方面的见解。一是有关文革研究和出版现状的介绍和评价;二是提出有关文革研究都要进一步开发的领域和课题。

  文革是另十几个 特殊而复杂化的历史时期和问題,它跟生国政治、经济制度和体制,和特定的意识形态,和冷战时期的特定环境,跟生国历史传统有那先 样的关系?都要开辟那先 资源、采访那先 人物?文革学研究的方向、目标、法子、手段和法子是那先 ?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的动因是那先 ?文革历史的分期问題等等,都值得认真研讨。请各位发表高见。

  雷颐:文革研究第一步是要有资料。是资料的建立、分发,这类另十几个 小图书馆,给它分门别类,要有规范化的管理。

  我我我觉得文革(的历史)是亟都要抢救的。记得沒有 另十几个 意大利人问邓小平,说中国老百姓都说是五人帮(不可能 邓小平时不时说毛的伟大),是沒有 吗?可现在,久而久之在老百姓心目中不多不多我把毛给摘出去了。审判江青的很久她说:“我不多不多我毛主席的十根狗”。历史的真实究竟怎样才能?

  还有现在有人说是有另十几个 文革,另十几个 上层的,另十几个 是下层的。下层有下层的说法,上层有上层的目的,是不会 这就构成了另十几个 文革?实际上当时从下层来说,所有的目的是一样的,不多不多我维护毛,认为党内有各种官僚沒有按照毛的指示办,我们 都 不多不多我响应毛的号召,是为了维护、保护毛。比如说另十几个 单位,我认为我们 都 是反对毛的,他认为我们 都 是反对毛的,是两派,否则目的是一样的,不会 为了保护毛。现在的青年人,受西方的影响很大,我们 都 就认为应该再来一次文化大革命。你还还可以问我们 都 为那先 ,我们 都 说不可能 文化大革命谁都还还可以发表意见,当然谁都还还可以打倒谁,任何人都就说 否理由往别人背后扣另十几个 政治帽子。我们 都 说是,但遇见你别忘了,文革另十几个 很大的问題,另十几个 致命的问題,用毛搞笑的话讲不多不多我“只反贪官不反皇帝”。实际上是极端的专制,极端的无政府主义,而不会 民主。我我我觉得还有搞笑的话,非常简单地反映出文革的面貌,不多不多我“只许左派造反,不许右派翻天”,这是文革中最常用的口号。那先 是民主?帮我 支持文革,你还还可以不支持文革,这才叫做民主;只允许我们 都 说你反文革,我们 都 说我反文革,这为甚会 能叫民主呢?

  另外在文革中的日常生活中,很久就感到是很困难很困难。恐怕北京要好其他,到外地有的地方连酱油都不能自己买,国民经济我我我觉得到了崩溃的边缘。这是从生活中感觉出来的,不可能 文革中不多不多的数字不会 假的。现在不会 人根据文革中否认出来的那先 “国民生产达到那先 角度”来判断:你为甚会 说它是崩溃的?六六年到六八年这两年里沒有统计,基层都沒有统计,到了文化大革命刚结速很久,国家统计局花了很大的力量,做了事后的评估,把那两年数据给补上了,就说 多不多我水分是很大的。另外是不会 还有数据,那就不敢说了。这是另十几个 很严重的问題,现在其他搞研究的,不多不多我根据那很久的数据下结论,不多不多我我们 都 是胡说。(韩钢:国内左派们评价文革不多不多我:政治是动乱的,文化是凋敝的,经济是发展的,国防是巩固的,外交是成功的)。问題是除了数字,经济的好坏表现在具体的日常生活当中,比如火车晚点是不正常的,否则到了文革后期火车晚点是正常的(当铁路局不会 有记录的),到很久连票不会 保证供应,这就具体反映出来了。

  文革的分期问題。研究文革要分期,分期要看你研究的角度,根据你的视角,根据你的都要。不可能 分得细搞笑的话,就说 否不多不多阶段,比如说六六年十一月就还还可以作为另十几个 划分界限。不可能 十一月《红旗》杂志发表社论提出“彻底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这一 一下子就把毛的要打走资派的意图表现出来了。不可能 一刚结速刘少奇讲“要为甚会 搞文化大革命不知道”,这时一下子就清楚了。那先 跟着毛跑的老红卫兵一下子就知道文革是要对准人个爹妈的,就刚结速反文革了。这一 阶段再往后又还还可以分一下,比如说六七年四月戚本禹那个文章(指《爱国主义还是卖国主义》)出来,把刘少奇几乎给点出来了。很久不多不多我全面大乱,不多不多我各个地方的武斗,不多不多我六七年白热化直到“七二○”事件,提出“揪军内一小撮”。当然六七年“一月革命”也应该算另十几个 阶段。“二月逆流”、反王关戚、清理阶级队伍、“一打三反”等等,不多不多我细分还还可以分做不多不多阶段。“一打三反”和清理阶级队伍还有不一样的地方,清理阶级队伍是各个单位的群众专政,到“一打三反”有不多不多是通过正式的法院判刑,遇罗克不多不多我这一 很久枪毙的。从六八年清理阶级队伍就还还可以到“九一三”,这是另十几个 阶段,实际上“九一三”事件在五种程度上就否认了毛的路线的破产。我那很久不可能 下乡了,知青和不多不多干部听了传达不会 私下里议论,尤其是我我觉得《五七一工程纪要》说出了我们 都 的心里话(不多不多李慎之说“到现在为止对毛的认识沒有超过《五七一工程纪要》的”)。很久不多不多我邓小平的复出整顿,这一 阶段有意义,主不多不多我和邓文革后的复出和发展有联系,是为将来打下另十几个 深厚的基础。我我我觉得从大的方面还还可以分沒有十几个 阶段。

  韩钢:文革的研究最早要从七八年的中央工作会议刚结速。实际上胡耀邦提出要早其他,他到中央党校很久,布置中央党校研究党内两条路线斗争时,提出“十次路线斗争这一 提法对吗”?这就触及到文革。比较集中的是中央工作会议,很久不多不多我叶剑英的国庆三十年讲话,否则另十几个 《决议》。文革研究最早是官方刚结速推动的,否则民间的反思又比官方的更深,在一九七七年和七八年时不时出先过一批反思的伤痕文学,那先 《班主任》、《伤痕》。高潮不多不多我到了八十年代初,反思文章比较多,但都不会 很系统的学术研究。八一年《决议》一方面起了另十几个 好的作用,不多不多你能有有助于讲毛泽东的错误,问題是人个面又并还还可以按照《决议》去诠释,不多不多大约从八一年很久官方在文革方面的研究基本上就停下了。民间的研究沒有停止,否则在八十年代的前期沒有不多的进展。

  到八十年代中期又另十几个 高潮,不多不多我文革发动二十周年、刚结速十周年的很久。民间学术界研究党史的,在这方面出了其他成绩,高皋、严家其的《文革十年史》,还有王年一的《大动乱的年代》,这两本书是民间研究文革在当时最有影响的两部书,前者是国内第一部文革专著,但学术价值不如后者。六四很久才出版了金春明的的《“文化大革命”史稿》四川出的,快一点 被禁止发行了。不久,席宣和金春明出版了沒有 版本《“文化大革命”简史》,是经过官方批准的,这本书在《决议》的框架下有其他研究者的思考,基本上是诠释的。到目前为止官方批准的文革书并还还可以两本,另十几个 是王年一的《大动乱的年代》(中央宣传部批准的),还另十几个 不多不多我席宣、金春明写的《“文化大革命”简史》。我认为,国内研究文化大革命水准最高的专家不多不多我王年一,他在史料考证方面做的那先 研究的工夫,目前研究文革的沒有超过他的,通史性的研究著述就数王年一的这本书了。

  国外研究的比较多,否则作为通史性的著作现在还沒有出版。麦克法夸尔沒有 写的是文革前史(从四九年到六六年),正在写文化大革命史。他在哈佛开了文化大革命历史课,是个选修课,否则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初在哈佛这门课是选修最多的,沒有 达到四百多人,非常轰动(九十年代中期很久又进入另十几个 低谷)。除了通史性的研究之外,国外对文化大革命的人物和事件的研究比较多,比如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的孙万国写了《古有窦娥,今有林彪》,他认为“九一三事件”林彪是最大的冤枉者。还有专门研究文化大革命中的学校、教育等等的著作,这类东西非常多。否则西方学者的东西还更有影响其他,比如说最近国内出版的一本《毛泽东传》,菲力普?肖特写的,从学术上说,在国内的学者眼里,水准一般,否则非常有影响。九九年出版,今年在北京出了中译本,并还还可以另十几个 月印了三万册。北大、民族大学等高校还有研究机构到处请他去讲座。不多不多我像老雷打的比方,英语不多不多我另十几个 强势语言,再去掉 是另十几个 西方学者不可能 是记者写的。(雷:这一 作品翻译过来比沒有 更糟,错误不多不多。“鄂豫皖根据地”翻译成“鳄鱼湾根据地”,“包产到户”翻译成“人个耕作”。)否则九十年代以来国内另十几个 非常好的问題,不多不多我中共历史的研究时不时出先了民间化的趋势。民间化五种有其他非主流意识形态的东西,絮状的关于文革的著作出版,包括人物、事件、专题的。当然,沒有 的其他东西不会 在主流意识形态的夹缝中时不时出先的。比如关于林彪的书,按照官方的意愿,是根本并还还可以出版的,否则现在关于林彪的书包括传记还真不少,西藏出版社、远方出版社、湖北出版社的。在境外也出版了不少内地研究者的民间著作,比方说唐少杰的《一叶知秋》,专门研究清华大学的“百日大武斗”的。这类沒有 的研究的著作,我我觉得主流意识形态一再控制,否则它不不可能 控制得像一块铁板。还有一本写“内人党”冤案的书,被禁了,否则不可能 出版了,我我觉得不会 直接讲文革,否则它是文革的个案。

  在内地,研究文革的档案最具影响的是国防大学的《“文化大革命”资料选编》三卷本(不会 公开出版的),是目前国内研究文革资料最完全的。官方实物另十几个 三卷本的文革资料,是为了起草《决议》编的,那更是不不可能 公开的,否则国防大学的三卷本分发了其他官方的资料。海外去年出版了一套《中国文化大革命文库》,三千万字,目前为止是海内外公开出版的最完全的文献。八十年代后期,李郁我们 都 搞了一件很大的工程——《文化大革命词典》,可惜现在出不来,不可能 出版,也是了不得的事。

  另外要搞口述史。现在搞口述史的,国内不会 好多家,否则我我我觉得暂且冲突,人不多越好。历史就沒有 ,我们 都 都来做更清楚。做口述史最好怪怪的计划,不可能 完全盲目,不可能 会事倍功半。最好是分两层来做,另十几个 是上层的,另十几个 是底层的。蒯大富据说最近在写回忆录,不知道其他的红卫兵“领袖”为甚会 样,聂元梓回忆录不可能 出版了。这是另十几个 层面,再有不多不多我高层的,现在我我我觉得位于另十几个 抢救资料的问題。最近出版了吴德的自述,谈了其他过去不知道的状态,有史料价值。

  对不可能 出版的口述著作都要考辨。《王力反思录》并还还可以是做另十几个 参考,不多不多我完全以他的书做历史法子,那就上当了。(雷:比如不可能 康生对王力怪怪的好,连康生贪文物,王力都说沒有的事。据章立凡说,返还的好多文物康生都盖了章。)我举另十几个 小例子吧,六六年二月份去东湖向毛汇报《二月提纲》那件事,他的书里写着周扬那先 的都去了,否则周扬并沒有去,他人个沒有参与这一 汇报,他就写错了。香港出版的《文革御笔沉浮录》,作者是北大的梁效班子另十几个 主要成员。这类人物不了解十几个 上层状态,否则亲历了其他事情,对于澄清真相不无价值。比方说《永远按毛主席的既定方针办》,都说《光明日报》发表的这篇文章是江青等人的夺权纲领,否则《文革御笔沉浮录》里说这篇文章根本就跟姚文元没关系,是当时《光明日报》一位负责人布置的另十几个 任务,那个负责人跟姚文元也没关系。很久为这一 事,他时不时被审查,时不时到八二年才放出来。这就提供了另十几个 新的说法,研究这一 问題就都要做更多的考证。这类沒有 的材料对澄清关于文革的官方说法是非常有价值的。(雷:否则对所有的文革说法,尤其是以《王力反思录》为代表,就应该有个警惕,一定要有警惕性。还另十几个 典型是章含之,她把乔冠华干的坏事,都给过滤掉了。)章含之的回忆录另十几个 很大的问題,不多不多我带有五种情绪,(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文革研究专题 > 文革评论研讨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24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