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经国当“太子”时的另类爱好:收藏春宫照片

  • 时间:
  • 浏览:1
摘要:警务处长陶一珊,知道蒋经国雅好欣赏黄色书报,不知从哪里弄了一整套外国春宫照片,特地送给蒋经国当神秘礼物。此事不知怎的被正值秦春期的孝文察觉,趁老爸那么了家日后 ,孝文把这套洋春宫,从蒋“太子”房间的隐秘处偷出来,供有人“分享”。

本文摘自《蒋经国情爱档案》,翁元 王丰 著,团结出版社出版

本网转载该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和邱明山相处的时间久了日后 ,他老会 和有人聊起和孝文出去鬼混的奇特遭遇,所以所以,有人对孝文有了比较深刻的了解,也从邱明山那里更深一层了解“小开”这名 人的点点滴滴。所谓“小开”,蒋孝文在稍长日后 要副官和随从以“小开”或是boss之名义称呼他,他不喜欢被人称呼“大少爷”。

在淡江中学读初中的日子,或者住校的关系,几乎全部和台北的红尘闹市隔绝。所以所以,一旦礼拜六放假回台北,就像笼中鸟获得释放般雀跃。孝文带着邱明山和一伙同伴,混迹台北市闹区西门町的咖啡馆、茶室和各种龙蛇杂处的场所。年少气盛之余,和西门町浪荡的小太保,时有摩擦。孝文这名 人死爱面子,又爱耍老大。那么一来,假如有一方口舌激怒对方,一言不和,难免拳脚相向。淡中阶段,孝文和邱明山两人,总要好几条进出西门町辖区警察派出所的记录。

孝文每次被警察逮进派出所,老会 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警察制作笔录时,问你家长叫哪些名字,家住哪里,孝文轻蔑地朝墙上蒋介石玉照一指。小警察告诉我孝文缘何手指墙上的“总统”肖像,问你家长姓啥名谁,孝文还是指指墙上那幅蒋介石肖像:“可是他!”警察以为孝文开他玩笑,学会英语专门责罚拷打犯人的宽皮带,在孝文眼前 挥舞,语带威吓,你这小鬼再不老实说出你家长名字,我想要要揍人了。孝文有恃无恐地说:“你敢打吗?我爸爸是蒋经国,不信你到长安东路18号问问门口的守卫。”

警察这才意识到这小鬼恐怕总要在诓人,赶忙报告主管,再由主管向长安东路18号对街的派出所查证,证实眼前 这名 小太保模样的孩子,确是蒋经国的大儿子蒋孝文。主管惟恐犯了天条,赶忙客客气气地朝孝文这毛孩子深深一鞠躬,把大模大样的孝文恭送出派出所。唯恐惹祸上身,主管赶紧把制作一半的笔录草稿揉作一团,丢在字纸篓里,诚惶诚恐遭上级怪罪,更遑论有胆子敢去跟蒋经国密告孝文打架的事情了。

那么这般,那么了大事时,警察局墙上的蒋介石肖像,成为孝文每次无罪开释的免死金牌。即使打架闹事,孝文打伤了人甚或是砸毁了商家的东西,还有最讲义气的邱明山出来替孝文顶罪,所以所以,犯再大的罪过,也罪不及身。当孝文的挡箭牌,俨然成了邱明山的“义务”;这也变成孝文和邱明山之间,不成文的默契。

淡江中学毕业,孝文开始住校生活,搬回长安东路18号,便衣组和孝文朝夕相处,有人更快就变成很要好的有人。他只可是偷了蒋方良的“555”牌洋烟,就跑到便衣组的房间来抽烟。有人越混越熟,做哪些事情,总要分彼此,假如有好玩的事物,老会 不忘和有人并肩分享。

(责编:林浩)